德法争端升级,英媒:法国人“对德国人很生气,尤其是对朔尔茨”-欧盟-马克龙-法德_网易订阅

德法争端升级,英媒:法国人“对德国人很生气,尤其是对朔尔茨”|欧盟|马克龙|法德_网易订阅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于超凡 青木】据法国《十字架报》19日报道,原定于本月26日在法国枫丹白露举行的法德部长会议将延迟到2023年1月举行。德国政府发言人解释称,部分部长因需要履行“其他义务”导致议程冲突而无法参加本次部长会议。但舆论普遍认为,法德两国近期在一些问题上出现的重大分歧才是延期的真正原因。法国总统马克龙20日表示,他正努力修复法国与德国的紧张关系,维护支撑欧盟统一的法德联盟。法国总统马克龙 资料图法国总统府官员表示,马克龙和德国朔尔茨政府的沟通中,“仍在诸多问题上存在争执”,其中能源和国防是目前最需要取得进展的领域。日前,在朔尔茨政府宣布一项旨在保护德国企业和消费者免受能源价格上涨影响的2000亿欧元支持计划后,法国对德国政府未经欧盟层面沟通的单方面做法表示愤怒。马克龙警告称,该计划无助于改善欧洲通胀,有可能导致欧盟的“扭曲”。除此之外,双方还在能源供应渠道及国防建设上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路透社20日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话称,法国人“对德国人很生气,尤其是对朔尔茨。他们没有在公开场合说,但他们私下里很愤怒”。法新社20日报道称,对此 ,马克龙在本月20日至21日举行的欧盟峰会前表示,“对于我来说,我的愿望一直是维护欧洲的统一,以及法国与德国之间的友谊和联盟”。“马克龙和朔尔茨之间的争端升级”,德国《世界报》20日称,这是一场外交地震:法国让法德政府的磋商破裂。巴黎在几个问题上对德国感到愤怒。在一次采访中,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谈到德国时,甚至有些居高临下。法德部长会议于2003年设立,每年至少举行一次,会议在法德两国轮流举行。2022年度会议是3年来两国政府官员首次面对面会议,因此备受期待。延伸阅读德国,还是欧盟?朔尔茨面临选择题两年半以前,面对新冠疫情肆虐,“欧盟火车头”德国率先关闭边境,欧盟开放政策就此遭遇重大考验。如今,俄乌冲突背景下的能源危机,似乎正再次考验柏林的决心。作为欧盟对俄气限价措施的主要反对方之一,德国政府上周却自行公布了一项最高可达2000亿欧元的能源救助计划。该计划与英国政府此前冻结能源账单的政策类似,旨在保护家庭和企业免受天然气价格飙升的影响。这很快引发了其他欧盟国家的担忧,他们认为德国如此独行其是会将其他国家置于面临更高能源价格的风险中,并分裂集团的统一立场。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形容这种做法是“人吃人”行为(cannibalism),比利时首相德克罗也批评此举可能“使欧洲单一市场退化”。“过大”的一揽子措施当地时间9月29日,因确诊新冠而在居家隔离的德国总理朔尔茨通过视频连线宣布,德国政府将在2024年以前投入至多2000亿欧元,以应对持续高涨的能源价格。《金融时报》称,这是自能源危机爆发以来,一个欧洲国家政府出台的最大规模的救助计划。据报道,德国政府将通过重启曾为应对新冠疫情而设立的“经济稳定基金”(WSF)以及市场借贷来筹措这笔资金,措施包括天然气限价,具体细节将于10月中旬公布。报道称,预计一个专家小组将为对个人消费者和中小型企业的一定用量内的天然气和电力费用设定上限,高于这一用量的部分将按照市场价格定价,能源供应商将获得国家补贴。此外,德国政府将取消原定于10月开始征收的天然气附加税,将天然气销售税税率从19%下调至7%,以免刺激价格进一步走高。朔尔茨在发布会上强调:“能源价格必须下降。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正在打开一把大保护伞。”与此同时,财长林德纳向记者明确表示,德国不会效仿英国走向扩张性财政政策。他指出,这笔资金仅用于克服当前危机,为可再生能源的投入争取时间,德国仍然坚持基于稳定和可持续性的财政政策。朔尔茨在发布会上。图片来源:《金融时报》《金融时报》指出,尽管林德纳坚称该计划与德国经济的规模和脆弱性是“相称的”,“但按照任何合理的标准,该方案的规模都是巨大的”。报道称,2000亿欧元相当于德国去年经济产出的5.6%,如果再算上柏林此前已经拨出的1000亿欧元支持,这意味着德国公司和家庭已经获得了相当于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8.4%的能源补贴。3000亿欧元这个数字,是意大利和法国提供的财政支持总和的两倍多,而这两个国家是仅次于德国的地区最大经济体。以GDP计算,该计划至少是大多数其他欧元区国家所提供支持的三倍。德国能源危机纾困政策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对比。图片来源:《金融时报》有专家指出,这项纾困计划的规模,几乎让人怀疑其是否符合欧盟的国家援助临时危机框架。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斯特凡·库特斯(Stefan Kooths)还指出,德国是天然气进口大国,任何降价都将需要“大量补贴,将新的购买力注入到私营部门”,最终激起通货膨胀。“这是不稳定的……而且对低收入群体来说是有问题的。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是一种伤害。”库特斯补充。不过,报道也指出,该数字只是一个上限,如果能源成本下降,德国政府最终可能会减少支出。该国此前颁布的6000亿欧元稳定基金就曾因其投入之大遭到批评,但该基金最终只使用了约500亿欧元的可用资金。欧盟国家忧心团结这项“独善其身”的计划进一步引发了欧盟内讧。一名匿名欧盟外交官向《金融时报》表示,正当欧盟国家为了商讨出因应能源价格飙涨的共同政策而烦恼时,德国此举令人“憎恶”(animosity)。值得注意的是,在欧盟迟迟未能达成一致的天然气限价措施上,德国正是关键反对国家。柏林担心莫斯科会因此采取反制措施,进而导致天然气供应完全中断。法国《世界报》则称,更重要的是,朔尔茨并没有“费心”向法国和欧盟委员会告知此事。据报道,本周一和周二,法国、意大利等多国财长及欧元集团主席纷纷在卢森堡的会议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并谈到德国的独行其是的做法可能导致欧盟的分裂。报道称,由于欧元区内的利率不同,德国的救济计划无疑给其经济参与者带来了优势,同时也破坏了内部市场的完整性。“在欧洲,我们必须一起做事,以解决将持续存在的能源危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将面临欧元区解体的风险。”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勒梅尔周一说道。《金融时报》:德国2000亿欧元能源支持计划激起欧盟内部“憎恶”上月30日,即将离任的意大利总理德拉吉也警告:“面对这个时代的共同威胁,我们不能根据我们国家预算的空间来划分自己。”此外,斯洛伐克经济部长赫尔曼更是对《金融时报》直言,德国“在毁灭我们的共同市场”。他表示,整个欧盟受益于斯洛伐克使用天然气生产的肥料,但天然气价格却可能压垮斯洛伐克经济,“我们没有财政资源做这么巨大的补贴”。卢森堡能源部长呼吁欧盟执委会要改变对成员国补助的规则,即运用欧盟对成员国的补助金来调节各国能源纾困措施,以阻止“这场疯狂的政府砸钱比赛?停止我们自己大乱斗”。就连常与欧盟“作对”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都加入谴责德国的行列。欧尔班称,德国的巨资纾困案是威胁欧盟团结的“人吃人”行为,其违反了欧盟有关国家援助的规定,以牺牲其他地方的竞争对手为代价帮助德国公司“获利数千亿欧元”。西班牙和比利时是最新就此表示疑虑的成员国。当地时间周三,在会见朔尔茨之前,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对《法兰克福汇报》表示,他理解德国的这一“合理”举动,但他决不允许欧洲单一市场“分裂”。他强调,重要的是“保持一种平衡”,以确保整个欧盟的公平竞争。比利时首相德克罗也表示,“财政支出的这种不平衡是危险的”,并有可能“使欧洲单一市场退化,因为每个人都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同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发声。她表示,应保护欧盟经济基本面,尤其是单一市场。欧委会执行副主席兼竞争专员维斯塔格当天称,关于德国方案对欧盟单一市场的影响,现在得出任何结论还为时过早。她承诺,欧委会将“保持非常敏锐的目光”进行审视。维斯塔格透露,委员会的目标是在本月提出建议,将欧盟的国家援助临时危机框架延长一年至2023年底,加快希望向私营企业输送资金的成员国的申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